莲印门户网站

莲印门户网站 > 财经 > 坚瑞沃能背负担保遗债,重要子公司业绩存疑

坚瑞沃能背负担保遗债,重要子公司业绩存疑

发布时间:2019-10-19 18:50:57

华威对沃特玛担保金额的大幅增加反映了沃特玛对资金的渴求。然而,这也提出了新的问题,为什么沃特马需要这么多资金,所有的借款都用在哪里?

一度被誉为a股“锂巨人”的建瑞沃能也濒临退市。大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资产被查封,大部分工厂停产,留下大量员工。此外,该公司仍处于巨大的债务危机之中。截至2019年上半年,资产负债率达到110%,仅短期贷款就达到43.74亿元。

与此同时,简锐沃能仍背负着高额的外部担保。截至2019年上半年,担保余额为1.38亿元,相关担保余额为77.46亿元。这些担保清单中的大部分与沃尔玛有很大关系,沃尔玛是沃尔玛在2016年收购的一家重要子公司。目前,沃尔玛经历了一场严重的商业危机,这意味着一旦保质期到期,吉伦哈尔可能会为此付出更多。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Watma不仅在Gyllenhaal的担保名单中占据重要位置,而且在回顾Gyllenhaal前几年的运营中也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简瑞沃能成立于2005年,原名简瑞消防,主要从事消防工程、消防设备和火灾预警设备的生产和销售。2010年9月,简瑞消防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后,从2010年到2015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变化不大,净利润在1200万到3500万之间,表现平平。然而,从2016年起,建瑞消防服务的业绩突然爆发,收入38.2亿元,增长557%;净利润达到4.25亿元,增长近11倍。这些数据变化都与2016年上市公司的合并有关,合并的目标是沃特马(Watma)。

2016年4月,简瑞消防宣布,公司拟通过发行股票并向沃特玛所有股东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沃特玛100%股权,交易对价高达52亿英镑,由此产生46.13亿英镑的巨额商誉。随后,2016年10月,简瑞消防公司更名为简瑞沃能,正式从消防设备公司转型为“锂电池巨头”,一度受到市场青睐。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一年后,简锐沃能的表现直线下降。根据2017年年报,该公司当年的收入为96.6亿元,同比增长152.88%,但其母公司净利润为36.84亿元,同比下降966%。

然而,与快速进展相反,随着沃尔玛的收购,吉伦哈尔提供的担保金额也大幅增加。《红色周刊》记者查阅了2016年至2018年的年报,向其子公司提供的担保实际金额分别为22.52亿元、60.87亿元和47.55亿元,其中大部分是向沃尔玛提供的担保,2018年的47.55亿元都是向沃尔玛提供的担保,但沃尔玛已经发生了大量债务违约。

华威对沃特玛担保金额的大幅增加反映了沃特玛对资金的渴求。然而,这也提出了新的问题,为什么沃特马需要这么多资金,所有的借款都用在哪里?收购一年后,沃特玛的表现有所改变,这是否意味着之前出现过许多问题?吉伦哈尔能察觉到这些危机的迹象吗?如果他不这样做,他真的没有对他的主要业务给予足够的关注。如果是,继续为他提供担保的目的是什么?

首先,让我们看看沃特玛当时亏损的原因。据简瑞沃能称,“由于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补贴的调整、子公司沃特马业务扩张的快速增长、应收账款回收缓慢、资金链紧张等综合因素,公司已经完全削弱了收购深圳沃特马电池有限公司期间形成的商誉,”沃特马表示,“我低估了2017年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调整带来的难度和复杂性。该公司使用短期贷款和长期贷款来增加波动的影响。”然而,如果你仔细观察沃特玛以前的商业状况,你会发现已经有许多隐藏的疑问。关联交易铺天盖地,其飙升业绩的真实性一度遭到各方质疑。

根据其2016年年报和2017年季报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和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具体名单以后不再披露),在2016年的名单中,有两家公司同时是前五大供应商和前五大客户,即东莞沃泰通和江西沃佳。其中,东莞沃尔顿是第二大客户和供应商,江西沃佳是第五大客户和第二大供应商,2017年第一季度,又一次跻身前五名,排名第一和第五。有趣的是,在贾南德拉发布的2016年度报告更新版中,主要客户和供应商的名单已经调整,两家公司已经消失。

这次行动不禁提出了许多问题。作为一个供应商和主要客户,左手不就是右手吗?左手可以随意操纵订单数量吗?此外,江西沃佳成立于2015年9月。公司成立之初的名称是“江西水马新能源有限公司”,直到2016年4月才更名。然而,媒体(网易)已经访问了另一家公司东莞沃尔顿。当时,东莞沃尔顿的一名技术工程师向媒体表示,"沃特默实际上是该公司的最大股东,沃尔顿是沃特默的子公司"。然而贾南德拉后来否认了这些说法,但从沃特玛目前的脸色变化来看,不清楚当时是否参与了收入操纵。

除了主要供应商和主要客户是同一家公司之外,2016-2017年第一季度,纽崔莱最大的客户是东风特种汽车,占纽崔莱2016年收入的12.32%。根据简瑞沃能财务报告中披露的主要签约订单和进度,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30日,东风泰克从沃特马及其子公司共购买了41.77亿元电池组。然而,这个重要客户的身份也受到质疑。当时,媒体与东风特奇核实,该公司与沃特玛合作生产的所有新能源物流车辆均被新和运输动力及其子公司收购。新沃运输动力从整车厂购买新能源物流车辆,并指定整车厂购买沃特玛的电池。换句话说,沃特玛的大部分订单是通过“逆向定制”完成的。

针对这一声明,简锐沃能曾发布澄清声明,否认反向定制的存在。然而,矛盾的是,在其澄清声明中,它也承认存在一些变相的反向定制。据称,watma 2016年总收入为87.94亿元,其中“反向定制”金额为22.03亿元,占25.06%,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反向定制”金额占10.25%。

那么反向定制存在吗?既是供应商又是主要客户的两家公司是否在操纵他们的收入?很难说有很多意见。从2017年业绩的快速变化来看,这种情况的存在并非不可能。《红色周刊》的记者也对其2016年的收入数据做了一些特别的说明。他发现没有相应的数据支持2016年25.98亿元的收入。尽管该公司披露当时背书了18.07亿元的应收票据,但仍有近8亿元的收入无法解释。显然,这些数据异常需要公司做出更多解释。

更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在并购完成的情况下,健瑞沃能的应收账款同比增长80%,销售比例达到123%,2016年的销售比例为172.85%,这意味着健瑞沃能2016年和2017年的几乎所有收入都是未形成“真金白银”的应收账款。考虑到其以前可能的关联交易,“关联方”说明了对业绩的影响,但不需要实际资金。这是两全其美。

然而,如果这一假设成立,如果沃特玛表现良好,她将更容易获得贷款。但是沃特玛真的需要这么多钱吗?吉伦哈尔能担保沃特玛的钱在哪里?

目前所知的是,吉伦哈尔在收购沃特玛后,对这一局面负有很大责任。这是否是他所期待的,或者他是否在“承担责任”,这都是耐人寻味的。■

上一篇:科创板今日仅航天宏图等4只个股上涨 3只涨幅未超过1%
下一篇:截至9月末金发科技回购1.43亿股 涉资7.27亿元